“挖隧道,只要告诉我起点和终点”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23 11:34:24;

郝陈旭,中铁六局盾构机队长

简单地说,盾构机就是在地面上钻孔的机器。总书记习近平曾把它比作工程“穿山甲”。它是隧道施工领域中最先进的设备。许多熟悉的地铁都是用它建造的。

新时代,我与祖国一起成长

2015年,我大学毕业,成为一名职业追求“机械毕业生,想玩就玩大家伙”的盾形工人。没想到,我遇到了一个大家伙,那就是麒麟,中国自主研发的第一台超大直径土压平衡盾构机,也是中国第一台应用于铁路隧道的超大直径盾构机。主人说:“有了这两点,麒麟必将载入史册。年轻人,你赶上了好时光。十年前,中国的盾构机都是进口的。好好学习,让你将来成为队长。”

我非常高兴听到主人这样说。当然,我知道盾构机队长不仅是整个装备的神经中枢,也是整个团队的灵魂。一想到将来能够驾驶这个国家的重型设备,我就在梦里笑着醒来。

然而,这个梦想第二天就破灭了。入井后,我甚至没有进驾驶室门去学习如何开动机器。我被直接指派去铲掉掉在皮带外面的泥浆,一铲持续了一个月。但我显然学过力学。那时候我不能吃任何食物。我总觉得我的嘴里有泥巴味,又苦又涩。

大师发现了,并对我说:“陈旭,不要低估这些杂七杂八的工作。真正的技术在于这些基本工作。虽然外面的泥浆很恶心,但这不是最有说服力的地质数据吗?工作不仅需要力量,还需要心灵。你在学习机械方面不是假的,但设备的研发最终是用来解决实际问题的。”

老师说的话让我深感内疚。第二天,我从被抖掉的泥浆开始,研究泥浆泄漏的原因。原来带式输送机的惰轮已经损坏很长时间了。为了克服这个困难,我利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和老师的技术支持,发明了一种更换带式输送机托辊的装置,并获得了实用新型专利。当我把证书给师傅时,师傅笑着说:“程师傅,师傅正等着你给我长脸呢。”那时,我对自己说,“我不仅要给我的主人一张长脸,还要给中国的盾构工人一张长脸。”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我参与了太原、成都和北京四条隧道的建设。虽然我很年轻,但我现在是个老司机了。前年,我还把我的盾构机故事带到了中国故事大会上。节目播出后,一位老人问我,“你们的盾构机真的很强大。它们能在任何地方使用吗?”你能去青藏高原吗?"

我自豪地告诉他:“所有主要城市都使用盾构机,国家正在为川藏铁路做准备。这个多雪高原上第二条天空路的80%是隧道。使用的是我们的中国盾构机。”老人听到这话喜出望外。他说,“与青藏铁路修建时相比,这个国家越来越强大了。”

如果说《世界屋脊上的战斗》反映了盾构机的新技术高度,那么随着一带一路的建设,它已经在19个国家畅销,占据了全球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这也反映了中国盾构机在世界上的受欢迎程度。

2014年5月10日,秘书长习近平在盾构机装配车间提出了三大著名变革,开启了中国品牌战略。中国制造的盾构机已经成为继中国高铁之后的又一张“国家名片”。它光明而广阔的发展前景也给了我们这一代年轻人难得的机会和机遇。今天是新中国成立100周年。还有30年。这30年属于我们。那时,我会自豪地说:“如果你挖隧道,只要告诉我起点和终点,世界上没有任何困难可以阻止中国盾构机的掘进和前进!”

上一篇:封面评论|人类极限探索比“破2”更激动人心
下一篇:蒙阴交警“爱心驿站”真情服务驾驶人和当地百姓

热门推荐